财经博士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财经博士网 » 众测

《小说月报·大字版》2019年第4期“闪小说征稿”作品

迟 到

◎ 隹求

一只蜗牛以蜗牛的速度横过了马路,幽会都很久了。前面的车子还是不动,柳局长就爆粗口。路旁是五斗小学,他好像忽然想起什么,不骂了,转方向盘,上岔道,校门外靠路边停好车。权当作暗访吧。

局长走进这所村小。年前新建的教学楼是学校唯一一栋楼,二年级(1)班就在二楼右边第一间,这是昨晚通话约好今天见面的李梅告诉他的。上课铃已过,教室里还吵哄哄的。他一脸肃杀地站在门口,孩子们瞬间安静了。

局长扫视一圈,只有第三组前排有个空位。

你们老师呢?他走到空位旁,看到桌上作业本李瑞的名字。

不知道。孩子们齐声道。

李瑞飞快地进来,坐下,拿出课本。

怎么迟到了?他弯下腰。

我去医务室。李瑞亮出左手,掌上缠了一圈纱布。

一位精瘦的老师匆匆进来,突然急刹,局,局长……

局长抬手瞥眼手表,老师上课都迟到?面对局长,老师窘,我……

嘭!局长拍桌似炸雷,炸得孩子们头发都竖起来。一节课就四十分钟,你迟到都去了五分钟!局长激动得停不了,嘴巴像机关枪,每个字都想射穿这老师。

老师像石雕,不动;又像他插在上衣口袋的手机,没声。孩子们不敢喘大气。

这节课不上了!局长指点李瑞,去,喊校长来。我看他怎么处分这个老师。

那我不去,你不能叫校长处分我们老师。

嗯,为什么?

老师帮我包手才迟到的。

啊……局长两手梳了梳整齐的亮发,又弹了弹胸前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老师迟到,必须处分。

那你上班还迟到半个小时,又没人处分你!

这学期开学前,妈妈带着李瑞七点就候在了教育局局长室前。八点别人都来上班了,局长还没来开门。八点半妈妈接个电话后,带着他到外面的一个角落才见到这位局长。

局长像屁股冒烟的火箭出了教室。

老师追出来,拦路,局长,多媒体教室漏雨了,什么时候修?

多媒体教室全校就一间,老师们常常要用来上课。

让开!局长瞪钟馗眼。

局长,张老师拍拍左胸前口袋,手机恰好探出头,我上课喜欢录像,刚才学生说你迟到,我也录下来了……

剑 王

◎ 万华

秦王必须死!秦王不死,战乱无终。

好吧,我成全你。

……

铸剑师吹灭了蜡烛,荆轲转身消失在黑夜里。外面,夜无星,风无痕,无尽的黑夜深处仿佛正在酝酿一场暴风雨,铸剑师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铸剑师不能让荆轲去送死,他已经有了对策,助荆轲一臂之力的对策。

铸剑师要为秦王铸一把剑,一把能配得上秦王的绝世宝剑。

淬火七七四十九天,锻打九千九百九十九锤后,绝世宝剑问世,剑长六尺,剑稍及地,剑鞘嵌满宝石。

翌日,秦王亲自试剑。

铸剑师双手托着宝剑,躬身上前。“嘡啷”一声,如龙吟如虎啸。秦王伸手弹了一下,“叮……”清脆入耳,余音不绝。

来啊,拿剑来。

“叮叮当当……”

剑损一地,宝剑依然寒光闪烁,双刃不卷。

好剑,真乃绝世宝剑,剑之王也。

赏铸剑师。

……

十日后,铸剑师得到消息,龙台血溅,秦王无恙,荆轲命丧。

消息可准?

绝无虚言。

秦王佩剑可是那把“剑王”?

正是剑王割了荆轲头颅。

剑长六尺,剑梢及地,危急关头秦王怎能拔出剑王,一定是讹传谣言。

绝非讹传,剑鞘通身宝石,秦王爱不释手,故藏于锦盒。

剑王未配剑鞘。

三日后,铸剑师自缢家中。

快递到了

◎ 伍月凤

“笃——笃——笃”楼道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亲爱的,开开门!让我进去吧。我知道错了。”

“错哪了?”

“不该没有请示,就和朋友出去吃饭了,还骗你是在单位加班。”

“还有吗?”

“不该胆固醇、血压那么高,又喝酒了。”

“不是你那狐朋狗友朋友圈发了张聚餐照,被我看到了,诈出来真相,小样你的骗术越来越高明了呀!”

“我这不是接你电话就回来了吗?才七点呢。这次喝多了点,开门让我进去醒醒酒吧!”

“外面更通风呢!你多待会儿,兴许,能醒得更快点。”

“真不开是吧?信不信我现在就走,就不回来了?”

“切!还想耍酒疯啊!有胆你试试!数数你钱包还有几张钞票,想想银行卡密码你知道吗?”

“老婆,你还真软硬不吃啊?”

“谁叫你屡教不改呢!”

…………

良久,旁边一扇门悄悄地打开一条缝,露出一位大妈和蔼的脸,她向年轻人招招手。

年轻人疑惑地看着大妈,走过去。大妈对他耳语一番……

“咚——咚——咚”重重的敲门声伴随着“粗哑”的嗓音,“张晓玉,收快递了。”

“来了,来了!”门欢快地开了……

死亡左腿

◎ 王明新

哥哥大虎先入行,弟弟二虎紧随其后。兄弟俩同在一个俱乐部,他们一起训练,一起外出比赛。爷爷是一名民间武师,他们打小就跟爷爷学习中国传统武术,有中国传统武术的功底,加上聪明又能吃苦,兄弟俩在自由搏击界很快就崭露头角。

这一年他们迎来了全国自由搏击大赛的盛会。经过一轮轮淘汰,决赛时只剩下了这兄弟二人。一场接一场的肉搏后,哥哥受伤,弟弟挂彩,他们的伤都在腿上。兄弟俩带伤上阵,苦战三个回合,平局。加赛一局,还是平局。再加赛,依然是平局。组委会经讨论决定:冠军下了个“双黄蛋”,100万奖金由兄弟俩平分。

夜里,躺在床上二虎睡不着,他想不明白,上场的时候哥哥带伤,哥哥的伤与自己一样都是右腿,整整一条大腿都贴着“肌内贴”。上场之前,自己就想好了,哥哥右腿受伤部位,就是自己攻击的重点。奇怪的是,自己的攻击并没见到应有效果。

让二虎更加想不明白的是,哥哥是有名的“死亡左腿”,比赛的时候哥哥为什么不用左腿攻击自己受伤那条腿?如果哥哥攻击自己的右腿,自己肯定支持不住,这个冠军是哥哥的无疑。

他特别想找哥聊聊,可是天实在太晚了,哥哥肯定早就睡了,他只好一个人从床上爬起来,到楼下散散步。

月光下也有人没睡,婆娑的树影下,一瘸一拐。是大虎。

他们坐了下来,二虎把自己的疑问抛了出来,不客气地说,你不是有名的“死亡左腿”吗?

哥哥说,我明知你右腿有伤,再攻击你的右腿,胜之不武。

弟弟说,这是比赛,不是小孩玩尿泥玩过家家。

哥哥说除了胜之不武,你还是我的弟弟。

二虎心里一热,另一个问题他本来不好意思说了,后来还是扔了出来。二虎说,哥,今天我踢疼你了吧?你那条腿本来就有伤。二虎低下头,不敢看哥哥的脸。

哥哥笑了。哥哥说,傻弟弟,你只知道我的腿受了伤,又看见我右腿贴着“肌内贴”,就攻击我的右腿,其实我右腿根本没事,受伤的是左腿。这叫兵不厌诈。

棋篓子

◎ 韩光

近一年来,幸福小区最大的新闻,当数老顾成了人见人灭的臭棋篓子。想当年,老顾夺得过省少年组的象棋冠军,如果一路下下去,说不定在全国都占有一席之地。

老顾是每下必输,可却输不离位,大家采取车轮战术赢他。爱张扬的老刘,成就感更是溢于言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当年,我连看老顾下棋的资格都没有,想不到如今他成了我手下败将,痛快!”

有人担心,老刘的话太刺激人,怕老顾受不了。可老顾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就这样,小区里的象棋爱好者,都先后与老顾过过招,赢了棋。轮了一圈后,大家觉得不过瘾,又轮着下了一圈。两大轮下来,老顾从未有过胜绩。全小区的人都心照不宣地认为老顾如今的的确确成了臭棋篓子。

老顾是臭棋篓子,被好事者传了出去。当年曾是老顾手下败将的卷土重来,每天都有人来找老顾切磋,所有的人都笑逐颜开地离去。

国庆节,区里举办象棋比赛。幸福小区组队参加,考虑到老顾以前的名气,大伙让他当了指导。在最先进行的全体比赛,幸福小区竟然获得了亚军。这个破天荒的成绩,参赛的选手嘴上不说,心里都佩服老顾指导有方。在进行个人赛时,一名选手突然得了重感冒,经商量决定让老顾顶替。

第一轮下来,除了老顾,幸福小区里的其他选手都被淘汰了。为给小区争面子,大伙都希望老顾能坚持到底。老顾也不负重望,一路过关斩将,最终竟得了冠军。

老顾得了冠军后,回到小区,又废了,仍是屡战屡败。

《小说月报·大字版》于2017年创刊,每月16日出刊。每期144页,定价15元

点击下方广告进入微店、淘宝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