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博士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财经博士网 » 众测

这个灵异故事,让整个日本潸然泪下


佛曰人生有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天人两隔,怀念之苦最为难过,却又无计可施。


生与死之间,是千千万万人的思念与哀愁。



你相信吗?只要通过一档电台节目,就能和那些已经离开我们的、永远无法相见的人再度对话。如果这是可能的,你想和谁说话?想说些什么呢?


2011年3月11日,日本发生了东日本大地震,伊藤正幸到灾区做志愿者。据说当时他听到了很多“死者的声音”。阔别文坛16年的他决定重新执笔把那些声音传播给广大读者,于是写成了《天堂收音机》



男主角叫做芥川,一次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挂在树上,而且还有了特异功能,他可以把脑子里话变成广播发出去,他并没有任何设备包括录音机,但是他的话就直接变成广播发出去,他还拥有了很多听众。


就这样他成为了一名DJ,很多听众都像他诉说自己的遭遇,虽然这些听众的经历也十分怪异。有人在海里一直飘着,有人在田间地头走不出来,有人一直在堵车......直到有一天,有一位老者告诉芥川,那些听众,包括芥川,都是死去的亡灵。意识到自己是亡灵的芥川,想再听听老婆和儿子的声音......



《天堂收音机》一经出版便获得了众多文学奖项和朝日新闻、每日新闻、读卖新闻等众多媒体的一致好评。书集君提醒,看之前一定要备好纸巾啊。



天堂收音机

文:伊藤正幸


晚上好!

或者说,早上好!

当然也可以说,您好!


这里是想象电台。为什么我一上来就用如此模棱两可的方式问候大家呢?这是因为我们这档节目只在您的想象中播放,它不分白天还是晚上。您既可以趁着素雅如银的月色,直接收听我们在夜晚黄金时段播出的节目,也可以在马路上堆了薄薄一层积雪的清晨起床倾听我们两天前的午夜广播——当然如果您还找得到的话。另外,如果您想在烈日炎炎的大中午重温我在清晨的广播里那爽朗的声音,那也完全没有问题的哦。


可是话说回来,如果完全没有一个时间基准的话,聊起来会有点费劲,所以姑且以我这儿的时间为准吧。那么,大家晚上好!现在已是万籁俱静的后半夜两点四十六分。啊,好冷啊!我冷得快要冻僵了。不,应该说已经冻僵了。在这飘雪的深夜,我只穿了一件红色的冲锋衣。感谢您在这样的午夜收听我的广播。


忘了自报家门,我就是最会打比方的话痨DJ阿克。这个“阿克”原来就是根据我的姓所起的一个外号,现在呢,出于某种原因,我很适合“Ark”这个拥有“方舟”含义的绰号了。


这个事儿留着以后慢慢再说。说到这个想象电台,没有赞助商不说,甚至没有隶属的电视台,也没有录音室。我也并不是坐在麦克风前面,实际上我也并没有张口讲话。可是,为什么您的耳朵还能听见我的声音呢?说到这个,一开头我就跟您说了,这就是想象力!您的想象力就是电波,就是麦克风,就是录音室,就是发射塔,就是我的声音它本身。


事实上,您觉得怎么样啊?我的声音状况如何?是跟上低音萨克斯的最低音差不多的粗门大嗓呢?还是像海边小孩子的尖叫声那样又细又高?或者说像和纸的表面一样沙沙拉拉的?要不然就像融化的巧克力一样细腻柔滑……我觉得声音的纹理应该是各种各样的,这个就全由您自己做主了,请调整到您感觉最舒服的声音。


只是有一点,我的声音应该和其他任何人的声音都不像。这一点是不能含糊的,这是属于电台节目主持人的志气,哪怕是刚刚出道的新人也不会让步。


那么,各位听众,希望我们能够相伴到最后,请多关照!

 

这里是想象电台!

 

刚刚为您播放的是本节目的台呼音乐,它也许是高亢的,也许是舒缓的,也有可能是带超重低音的。这里顺便给大家一个小提示,可能您没想到,其实我年纪不小了。说实话,我今年已经三十八了。什么?您以为我该更年轻些是吗?


如果您这么想我可太高兴了。这说明我的声音还挺亮堂的嘛。总而言之,人到了这把年纪,就该凡事都往好里想,不然一定被这个社会撞得满头大包是不是?啊哈哈。


说到这儿啊,其实如假包换已经三十八岁的我,就是 在咱们这个沿海小镇土生土长的。而现在我的身体,也就是咱们这个想象电台播放的据点,也就在咱们这个冬天很漫长的地方呢。


我就是米店家的老二啊。我想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就在附近收听的人一定猜到我老家是哪户人家了吧。搞不好您已经脑补出那个陈旧老店的样子了。我家那个小个子的老爸和外形彪悍的大哥,没少得到您的照顾吧,谢谢您啦!不过,说起来,我在米店里都干过啥呢?都是些不值一提的小活儿。小时候镇子里有人家举办丧事什么的话会让我留下来看看店,或是在原来还是米仓的屋后仓库里玩的时候,帮忙看着从卡车上卸下来的米袋子什么的。


那么,我真正开始对收音机爱不释手大概是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因为超出了接收区域,所以我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那些狂热的音乐节目,但它们却让我心跳不已。后来我离开老家去东京上了一所三流大学,用父母给的生活费买了一把电吉他,加入了一个融入了非洲音乐风格的有些奇怪的乐队。虽然当时我们的乐队还颇受好评,但最终还是没能正式出道,后来我就转做幕后,进了一家小小的音乐事务所。


另外,上大学时我读的是文学系,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一时鬼迷心窍就选了美国文学专业。说得好听,其实学的时候基本没看过英文原版的作品,哈哈。不过,我那时候已经把可以弄到手的外国小说都读完了。我最喜欢那些构思独特的小说了,不仅读还受其影响自己写了不少短篇向同人杂志投稿来着。比如说我写过一个名字叫《摇酒壶》的小说,写了一个用店里的水槽养豉虫的调酒师的故事。


那是一部视角不断变换的小说,最后的视角竟落在一个偶尔经过店门前的男人身上。现在想想果真是年轻时容易写出那种东西来啊。当然也有一段时间,我心里想着如果能这样直接成为一个作家就好了,可是除非能够风光无限地得上一个奖再出道,否则完全看不到生活的前景啊。一边打工,一边搞乐队,一边写小说,三管齐下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啊。


结果,后来我被以前做乐队时很照顾我们的事务所的社长相中,他满脸胡须,名字叫作高濑。我就被这位高濑先生半强迫性地雇用了下来,管理着几个勉勉强强卖得出去的做独立音乐的新人乐队,有“美特兹”啊,“女孩儿花朵” 啊,还有“阿童木和乌兰”。不过做着做着就觉得厌烦了,但那已经是做了十几年之后了。是啊,最后终于做了个彻底的了断,昨天我回到老家来了,带着比我年长的老婆回到了这个有山有河还有大海的地方来。


《天堂收音机》


伊藤正幸著 定价:36.00元

全场包邮 折扣价:25.56元

当日发货(16:00前订单)


长按二维码下单


● 你可能感兴趣

冰激凌家族


世界上有两件令人难以拒绝的美好事物:冰激凌和诗歌。


 点击购买 


文字内容为原创,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更多好文推荐 大家都在读


● 人称“百鬼画师”的90后美少年,用中国百鬼惊艳80万人!


● 范冰冰推荐的这本暗黑系小说,颤抖着也要读完!


● 美国神仙撕逼,很黄很暴力,真是一出好戏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进入小店购买更多好书75折全场包邮(包邮地区:江浙沪京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