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博士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财经博士网 » 管理

估值超1400亿元的腾讯音乐今晚敲钟,“社交+音乐”能走多远?

文 | 赤木瓶子

北京时间12月12日晚,腾讯音乐在纽交所敲钟,股票代码“TME”。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为腾讯音乐)的IPO发行价定在每ADS 13美元,处于该公司预期区间13美元-15美元的低端,估值为2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60亿元)。此前,媒体报道的可能发行价为14美元,拟发行ADS股份8200万股,拟募集资金10.66亿~12.3亿美元。

在股权结构方面,腾讯是腾讯音乐最大股东,持股占比59.0%,亚洲投资管理公司太盟投资集团(前身为“太平洋投资集团”)持股9.6%,美国在线音乐服务商Spotify(NYSE:SPOT)持股8.9%,中投中财基金管理公司持股7.1%。腾讯音乐与Spotify交叉持股,腾讯音乐持有Spotify2.5%股份。

估值超1400亿元的腾讯音乐今晚敲钟,“社交+音乐”能走多远?


“低价”上市背后,腾讯音乐作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音乐平台,对在线音乐市场的布局与社交娱乐运作逻辑,都成为对流媒体行业的警醒与激励。

“低价”上市背后的流媒体盈利困局

十月、十一月、十二月,腾讯音乐的上市之路可谓“道阻且艰”。就在上市前几日,腾讯音乐高管、股东还被卷入一场欺诈官司。

据美媒报道:一名中国投资人指控腾讯音乐联席总裁谢国民,称其通过“欺诈和威胁”迫使自己出售了投资2600万美元获得的中国音乐集团(CMC)及其协议控制公司海洋音乐的股份,该公司最终成为腾讯音乐的一部分。谢国民在成为腾讯音乐联席总裁之前,担任中国音乐集团的联席总裁。

而随着腾讯音乐上市进程的一步步推迟,估值也在一步步回落。

今年上半年,无论是Spotify上市、环球音乐IPO、网易音乐“分拆上市”等消息,无论是科技还是短视频直播等泛娱乐领域,行业开始步入密集上市阶段。彼时,腾讯音乐的估值为300亿,对于成本与变现能力仍然成反比的在线音乐行业来说,显然不低。

而到了今年9月,腾讯音乐的估值变成280-300亿美元。今年10月,据媒体消报道,由于爆发全球性股市抛售潮,腾讯音乐将原定于10月22日当周正式挂牌交易的IPO被推迟至11月份。华尔街日报的报道中,认为腾讯音乐预计估值在250亿至300亿美元之间。国内媒体36KR 则称,腾讯音乐230亿-260亿美元的估值更为合理。

而在悄无声息的11月过后,直到12月3日,腾讯音乐终于更新IPO招股书,据招股书显示,腾讯音乐拟发行8200万股ADS,每ADS的发售价格区间在13-15美元,筹集资金10.66亿至12.3亿美元,估值介于220亿-250亿美元。与彭博社之前报道的250亿-300亿美元估值相比,此次估值有所下调。

IPO招股书同时披露了腾讯音乐在美东时间12月12日周三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交易代码为“TME”,股价发行区间为13美元-15美元,拟募集资金10.66亿美元-12.3亿美元。

估值超1400亿元的腾讯音乐今晚敲钟,“社交+音乐”能走多远?


相比于2017年底腾讯与Spotify签署股票互换协议时的123亿美元估值,腾讯音乐最初300亿估值可谓是翻了1.5倍。 参照腾讯音乐对标的美国流媒体公司Spotify的市值, Spotify的日子也不算好过。

今年4月,Spotify在纽交所绕开投行完成“直接上市”,并成为企业眼中“未盈利先上市”的目光焦点。上市首日,Spotify以149.01美元每股的价格收盘,比开盘价下跌10%,市值265亿美元。截至北美时间7月9日收盘,Spotify市值316.05亿美元。Spotify上市一个月后,环球音乐集团(UMG)的IPO计划也成为业界焦点,2017年,环球音乐创造了64亿美元的总收入和近9.2亿美元的营业收入。

不过随着Spotify的付费用户增速放缓,且每用户平均收入降低,作为主要营收来源的广告业务增速减缓,也一度成为流媒体需要面临的盈利困境。

音乐防守+直播续航,TME的商业逻辑

有分析师曾这样形容腾讯音乐娱乐——“面子上像Spotify,但是里子上更像MOMO,YY等社交直播产品。”

这并不无道理。在腾讯音乐娱乐的商业逻辑中,QQ音乐、酷狗、酷我与全民K歌等产品催生了“音乐+娱乐”的运作模式,目前腾讯音乐娱乐的七成收入来自社交娱乐衍生产品。据腾讯披露:2018年前三季度,TME在线音乐营收占总营收比重不足30%,前三季度的在线音乐服务的收入为5.85亿美元,同比增长91.15%,预计第四季度仍能保持此增速,则在线音乐服务2018年的收入为8.77亿美元,而2018年前三季度的社交娱乐服务和其他营收占总营收近70%。

版权方面,自2016年与中国音乐集团(CMC)合并为TME后,截止至今,TME已经独家代理了环球、华纳、索尼全球三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同时代理了YG娱乐、杰威尔音乐等等唱片公司的版权资源。在与阿里音乐达成版权互换后,滚石、华研、相信音乐、寰亚等公司的音乐版权也被揽入旗下。

估值超1400亿元的腾讯音乐今晚敲钟,“社交+音乐”能走多远?


目前,在腾讯音乐娱乐的收入中,在线音乐层面包括订阅收入、数字专辑、广告收入、其他收入,本质上是产品的流量的变现;而社交娱乐服务则是以增值会员、虚拟礼物为主的由付费用户ARPPU推动的业态。

有分析师称:在社交业态的放大下,腾讯音乐娱乐本质上是将行业收入模型,从线性变成了指数型。通过这种模式,腾讯音乐娱乐在2017年已经实现盈利,打破了主流音乐流媒体的盈利困境。

根据易观千帆的统计,2018年第3季度,各大移动音乐平台频繁的动作带来了移动音乐行业用户规模的爆发式增长,在这其中,TME旗下的三款音乐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排名前三,网易音乐紧随其后,随后是咪咕音乐和虾米音乐。

而在这个商业逻辑中,在线音乐可以满足用户发现、试听的需求,社交娱乐则可以满足用户看、唱、互动等其他需求,形成“一站式”的音乐社交娱乐平台,提供“发现、听、看、唱、演出、社交”六大体验。腾讯音乐娱乐也因此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粉丝与用户。

一方面,中国在线音乐版权体系完善需要时间,如果完全对标Spotify,过度依赖于在线音乐付费版权收入,很容易产生盈利困境,另一方面,在移动音乐行业用户的增长及付费习惯培养下,泛娱乐衍生也是基于中国独特直播时代下的“定制”商业模式。

在上市前夕,腾讯音乐娱乐在今年有了更多对上游的内容布局。从对原创音乐的扶持计划原力计划、“新声力量”计划到联合索尼成立电音厂牌LiquidState、联合出品(《明日之子第二季》,《创造101》等网综。由此可见,腾讯音乐娱乐盈利模式变的非常多元化。毫无疑问,腾讯音乐娱乐在中国经验的助推下,开创的“音乐+社交娱乐”的商业模式,让行业实现了可持续发展,同时让全球各路玩家搭了便车,进而推动了全球音乐产业发展。

稳坐在线音乐一把交椅的腾讯音乐,在上市前就已过了需要凭借势力划分阵营的时刻。在各行各业的上市大军的催促下,腾讯音乐终于迎来敲钟,在这场已然踏上扩张之路的资本新征程中,钟声敲响后又将为国内互联网音乐公司带来怎样的影响?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