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博士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财经博士网 » 串珠

世人都看朗朗的大婚,少有人记得他的童年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欢迎关注阅读全文。

6月2日,37岁的朗朗终于大婚了。

周杰伦夫妻出席,对象是德韩混血的美女天才钢琴家。

美女就不必细说了,照片头条上满天飞,天才也是有根据的。

这姑娘叫Gina Alice.

今年24岁,毕业于汉堡音乐戏剧学院,从4岁开始学习钢琴,8岁起在公共场合进行钢琴独奏演出,也曾多次在中国进行音乐会演出。

这都不能叫郎才女貌,应该叫珠联璧合了吧。

朗朗的父亲是很挑的,前女友就是父母反对而终止多年的恋爱,他父亲曾经公开表态,儿媳须得是大家闺秀。

我们的读者里面有很多人,都曾经花费很多精力在子女教育上,应该说朗朗是一代父母的梦想,这就是别人家孩子里的别人家孩子。

有很多读者,经常在后台咨询教育问题。

比如:

“西风,拜读您的文章,....,想咨询您一些问题,....,客套话省略几十字.....,

我家小朋友今年马上去英国ucl读cs本科,这个专业我是力推的,还好小朋友也认可了。

但毕竟自己没有在这个专业方向上有直接的经验,想请教:

孩子今后的专业学习、课程选择,为将来的职业发展应该做怎么样的准备,还有本科结束后硕士的专业选择,我们选择的这个学校将来回国发展认可度怎样......”

说实话,这些问题,我都给不出答案。

因为太宏大了,牵扯的时间跨度太长,变数太多。

我常说,你问我一个很具体的问题。

比如同一个学校里,两个不同的专业之间拿来比较;比如同一个专业不同的两个学校拿来比较。

所以对这种时间跨度很长的问题,如果一定要给答案,那只能是四个字:

“因人而异”。

这四个字很重要,我们看一个朗朗幼年的故事。

据说朗朗的父亲是辞职,由朗朗的母亲一个人打工赚钱养家,他的父亲陪他去北京学琴。

他的老师非常不喜欢他,反正各种不屑,觉得他没有天赋,弹的太糟糕。

他父亲就说,这孩子在沈阳很有名,很早就登台演出,他为了孩子放弃了很好的工作,来北京挤在出租屋里......

老师就说每个父母都觉得自己的孩子是天才,这样的他见多了。沈阳是沈阳,北京是北京,你的孩子如何如何差,在这里根本不合格......

为此,父子俩发生过很多次冲突。

有一次他的父亲对着他大吼:

你知不知道全家人为你放弃了什么?

放弃了工作,放弃了生活,背井离乡来到这里。

如果你考不上音乐学院,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你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然后拿着30片药,让朗朗吃下去,要么吃下去,要么就从楼上跳下去,去死。

朗朗也疯了一样的对他父亲拳打脚踢,最后父子俩都平静下来。

朗朗说:我不愿意去死,我继续练琴吧。

当然后来一切都很幸运,朗朗成了成功的化身,教育的硕果,别人家的孩子,乃至聚光灯下的标杆。

这一切的困难,都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被后人奉为教育的圭臬。

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但我告诉你,其实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不确定性。

首先朗朗学的是古典音乐,这可不是流行音乐,动辄出个唱片,有很多粉丝,有很好的收入,有明星效应。

古典音乐的圈子是很小的,富二代去玩不稀奇,平常人去玩,无论玩的出,玩不出,都会面临很多问题。

即使朗朗成了音乐家,那又怎样。古典音乐的演奏圈很小,受众少,收入并不高。

他又是亚洲人,亚洲人想要在欧洲人主导的项目里玩出名堂,这就像一个白人想要靠说相声在北京城立足,你觉得容易么?

当然,朗朗很幸运,这个幸运不展开了,有兴趣的可以查他出名的历史。

但这个幸运造就了一个奇特的现象,他成了一个流行古典音乐家。

华人世界里的。

这就使得他有了很高的收入,明星般的效应,从此,一切都不一样了。

如果我们把这些特殊时代,特殊背景,特殊机缘巧合下的外在的东西都去掉。

大概率,朗朗会成为一个清贫的古典音乐演奏者,很难在欧洲人主导的领域里出头。

几十年后,他的父亲未必还能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得。

而父子间,也未必能够对昔日的伤害再度彼此谅解。

国人有句话:一白遮百丑,一赚抵所有。

当成功的时候,所有的矛盾都有办法化解,而如果失败了,父子间也许会像很多合伙人一样,在企业不成功之后,彼此怨憎。

我讲的这个,是朗朗背后那一万个没有被大家所知的“朗朗们”。

我相信他们也吃过朗朗的苦,也受过朗朗的罪,不乏很多人也有朗朗的天赋,但未必有朗朗的结局。

朗朗他爸的教育方式,放在一百个人身上,也许会毁了99个,但也许会发生奇迹。

但对于99个呢?

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对的?

没有对的。

教育本来就是一个概率性的问题。

这就像古代烧窑。

大家都说,官窑好,非常精致,今天清代的官窑动辄起拍几百万。

但大部分人都忽视了一个现实,官窑并不是批量生产或者复制的。

它固然有最好的土,最好的工匠,但更重要的是,每当它有瑕疵,就被砸碎掩埋了。

换句话说,你看到的每一个官窑的背后,有一百倍的碎片,埋在土里。

就像朗朗的背后,亦有无数的“朗朗”,淹没在人海。

所以,这个话题摆在我们面前,就成了烧与不烧。

如果你是个校长,有什么好想的呢?

烧呗,一个策略执行下去,总会出几个杰出校友。

可作为家长,当然是犹豫的,毕竟竹篮打水一场空,才是大概率事件。

回到读者的问题。

我未成年的时候,我的家人带着我拜访过很多权威的大咖们。

希望能找出一条捷径,按照它走下去,是正确的。

可是很遗憾,如果回头去看,几乎无人指对了,虽然他们很优秀,也很权威。

原因很简单,和我们家有关联的,往往是电气类,生物类,化学类的教授,他们给出的一致信息是金融是个不靠谱的玩意儿,还是要去搞理工。

所以,我就一头雾水的进了信电系,直到走了很多年冤枉路之后。

发现,自己的天赋,兴趣,都不在这里。

但这件事证明了一个事实。

人生就像打麻将。

也许张三胡的是八万,也许李四胡的是二饼。

你没法说如果我也有八万,如何如何;如果我也有二饼,如何如何。

牌面不同,时机不同,你拿着八万也得打出去,你拿着二饼也是废牌。

有时候,你拿着清一色,愣是被人家屁胡截了去,有时候,你满把不靠,却胡了十三幺。

有人能在一场牌局的开头,就告诉你接下来发生的所有细节么?

当然不行。

你只能每时每刻根据情况的变化,不断的调整,追逐胜算更大的方向。

这就是我说的那四个字,因人而异。

有很多人会认为历史系是个不赚钱的系,但前两天那个用3000多万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孙宇晨,就是北大历史系毕业的。

有很多人会认为宾夕法尼亚大学出来的都是令人尊敬的,因为林徽因和梁思成就是那里毕业的,巴菲特也是那里毕业的。

但我告诉你,经常打嘴炮的川普也是宾大毕业的,还有那个割韭菜没底线的孙宇晨也是在宾大念的硕士。

所以,你能得出什么结论呢?

人的一生,有太多太多的机缘巧合,太多太多的因人而异。

很多人会陷入误区。

这个误区是认为凡事只要一个要素。

比如朗朗的成功是努力,最多加上天赋。

其实要素很多,而且这些要素还得跟时间,跟机缘结合起来才能有效果。

这就是市场里经常说一句话,投资有三要素,而不是一要素。

方向,仓位,风险管理。

不能够稳定盈利的,都认为只有一个要素就是方向。

所以后者永远问涨跌,他们似乎觉得,只要知道这一个,就能发财,最后都做了韭菜。

就像创业赚到过钱的,都会告诉你:

领先一步是先驱,领先三步是那啥了。

但没有赚到过钱的,会认为,创业只有一个要素,就是领先。

你看到了,如果人生是麻将,麻将其实不简单。

这里面要盯上家,看下家,防对家,还要会玩时间差。

生活有意思就在这里,你要觉得它不好玩,那它就很不好玩。

但你要觉得它好玩,那就很好玩。

牌局不停的变,概率不停的变,到处有机缘,到处有漏洞,总能看到稍纵即逝的时间差。

人生有的停,可牌局永不停。

祝每一位玩家,玩的尽兴。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记忆承载,欢迎关注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