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博士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财经博士网 » 城市

专属你的周二电影屋——我不是药神


世界并不是黑暗的

   

在影片开始,程勇本是一个靠走私卖保健品勉强度日的、近乎穷困潦倒之人。他的经济状况是,经常交不上门头房的房租,以致于被房东锁上了店门;离异的老婆以其经济条件太差为由,想领着仅仅八岁的儿子移民;家中老父病重,急需救命钱。就在一筹莫展之际,白血病患者吕受益找到了他,希望通过他从印度走私一种叫格列宁的药,这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在中国卖到近4万一瓶,而在印度却只要500元。于是,程勇开始了他卖“假药”的生意。500元一瓶的药,他卖3000,虽然盈利丰厚,但是这个价钱对于广大白血病患者无疑是天大的福音。程勇由此“脱贫”了,跟着他一起混的人,包括给他介绍印度这款格列宁的吕受益、为了给女儿治疗白血病不得不靠跳钢管舞赚钱的白血病群的总群主刘思慧、从乡下来的以杀猪谋生的满头黄毛的彭浩、会说英语的老人刘牧师,也都变得有药可用、有钱可赚。


但是,他们的举动无疑动了很多人的奶酪,尤其是正版格列宁厂家的奶酪。于是乎,正版厂家请公安局帮助调查卖假药的事,而公安局调查的结果是,程勇等人卖的不是假药,而是廉价的真药。但是,既然这种真药在中国属于违禁药,程勇的做法就是违法的。虽然,有广大白血病患者的殷殷期盼,虽然并没有人揭发检举程勇,他还是决定收手。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毕竟不是白血病患者,他也上有老下有小,他不想因为做违法的事坐牢。看到曾经的伙伴一个个失望地离开,我觉得程勇何其无辜。其实在那一刻之前,他真的不是一个勇者,他做的一切真的只是为了赚钱。但是,因为他的行为的确给了很多白血病患者活下去的希望,所以,他成了很多人眼中的救世主。这意味着,如果他收手就会有很多人活不下去,这样的道德绑架让程勇不堪重负。


卖药的生意被转给了此前一直致力于卖假药的张长林,程勇则用他卖药积蓄的资金正儿八经的开办了服装加工厂,还把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然而,当吕受益的妻子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他,告知吕受益因为买不起涨价的印度版格列宁一度割腕自杀,当他在看望吕受益时听到这个大男人因难忍清创的疼痛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时,他没办法让自己继续置身事外。尤其是,当他获悉张长林已被公安局通缉,众多白血病患者已经没有廉价药可买时,他做出了一个勇敢的决定:重新开始卖药。而这一次,药价被定位在500元,这意味着程勇已经一分不赚了。只是一切已经太迟了,吕受益还是因耽误了医治而离世。

 好在,曾经离开的其他伙伴们都回来了,程勇可以不用一个人战斗。于是,以服装厂为掩护,程勇等人继续做着所谓的“卖假药”的生意。好景不长,警察终于查到了他们,彭浩为了“掩护”程勇在驾车躲避警察的追赶时,车祸身亡。又一个朋友的离去,无疑激发出程勇更大的勇气,他以一种“虽牢狱之灾不可避,吾往矣”的大无畏气势,一方面答应了前妻让儿子移民的要求并将儿子送出国,一方面继续着卖“假药”生意。而与此同时,正版厂家也加大了他们的打击力度,这一次他们直接对“假药”的源头——印度供应商下手,命令印度方停止生产了,“假药”的供应链被迫中断了。而早已不以赚钱为目的的程勇,因无法坐视众多白血病患者无药可用的困境,毅然决然地告知印度的供应方,可以从药店以零售价2000元回购后发到中国,而他卖给白血病患者的价位依然是500元,且出售对象已不限于上海本地。从以盈利为目的,到以救人为目的;从赚钱,到不赚钱,再到赔钱;从视患者为路人,到视患者为朋友,乃至亲人;从傻傻地分不清佛祖和上帝,到俨然成为普度众生的“活菩萨”和“救世主”,程勇的形象变得越发高大起来。

然而,他最终还是被警察找到了。最终还是没有“逃脱法律的制裁”。但是,他赢得了除正规厂家外的,所有人的尊重。所以,对他的制裁已经做了最大程度的减刑。所以,他最终还得以提前出狱。片中,最震撼人心的一幕是,当程勇的囚车经过时,路上挤满了他并不相识的白血病患者。这些人在有菌环境下,冒着加重病情的危险,纷纷摘下口罩,只为让程勇看清自己的样子,只为表达对程勇最大程度的敬意。

   

文字:田秋云

编辑:王鸣


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