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博士
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财经博士网 » NBA

《浙江社会科学》2019年第1期期刊要览




本期内容提要


01

大数据、物联网与厂商投资选择

何大安(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

内容提要:

大数据是物联网运行的基础,物联网作为互联网的一种跨领域技术融合的升级版,实际运用时会与大数据技术一起在许多方面影响厂商投资选择。随着厂商以大数据思维和运用物联网进行投资选择的覆盖面越来越宽广,经济理论对大数据和物联网背景下厂商投资行为的分析,需要研究大数据和物联网影响厂商投资选择的机理构成,需要研究厂商如何运用大数据和物联网进行投资选择,需要对厂商运用大数据和物联网的投资选择效用进行评判,需要对厂商运用大数据和物联网的投资选择前景做出展望,需要建构适合大数据和物联网时代的厂商投资选择框架。基于将大数据、物联网和厂商投资选择放置于同一分析框架会关联到很多新经济现象,还要考虑该分析框架的横截面和纵向面涉及的云计算、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运用等内容。本文拟在宽泛的层面上对研究主题展开探讨。


02

中国民营企业劳动关系依存与均衡分析

寿菊萍(浙江大学经济学院) 

郭继强(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内容提要:

中国民营企业劳动关系正处于从状态依存走向均衡合作的调整过程。总体上,民营企业劳动关系根植于民营企业的发展模式、发展阶段和发展环境,呈现出状态依存性。民营企业在“相对弱资本与绝对弱劳动”基础上寻求合作博弈或博弈均衡合作,将是民营企业和谐劳动关系较为长期的演化趋势。与企业层面相比,行业层面的三方协调机制具有特别重要的作用。优化民营企业劳动关系,一方面要强化对劳动力产权和物质资本产权的"双维护",构筑劳资博弈的“双底线”,让劳资双方在力量较为均衡的基础上平等有效地合作;另一方面要进一步营造尊重规则、恪守诚信、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外部环境。


03


主体立场上的法律融贯与理性重构——基于巴尔金理论的理解


侯学勇(沈阳师范大学法律与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山东政法学院)

内容提要:

讨论法律是否融贯,必须从对“法律是否融贯的判断如何产生”这一问题的解答开始。融贯不仅是法律的一种客观属性,也是主体以特定方式思考法律的结果。如果某一法律能够获得一系列一致的原则或政策的合理支持,它就是融贯的。理性重构不仅是检验法律是否融贯的标准,也是主体理解法律的一种方式。理性重构是主体在众多法律资料中发现正当性理由的一种努力。法律的融贯出现在主体以理性重构方式理解法律的过程中,法律的融贯是主体努力通过理性重构方式理解法律的结果。理性重构只是主体对法律持有的一种解释立场,理性解构也是理解法律的重要途径。当我们以批判性态度检视法律不足时,就是在理性解构法律。理性重构与理性解构相互依赖。理性重构经常以理性解构为工具,理性解构也依赖对现有理论的理性重构。巴尔金在主体立场上观察法律是否融贯,进一步丰富了人们关于融贯论的认识,但并未有效地解决融贯论的一般性问题。


04


制度性权利:论宪法总纲与基本权利的交互模式

王理万(中国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

内容提要:

中国制宪者对总纲的性质和功能采取了积极定位,重视总纲的指引和导向功能,并在宪法中设定了总纲和基本权利的“交互模式”:总纲作为“制度性权利”,为基本权利提供制度性保障和制度性供给,而基本权利则成为总纲在主观请求权维度的延伸和发展。在中国宪法中,无论是和基本权利相对应的总纲条款,抑或是缺乏直接对应性、但提供背景性保障的条款,均作为基本权利的制度保障。对于可以与具体权利相对应的总纲条款,在特定语境下可直接转化为主观权利;而对于无法直接对应、仅作为一般性制度保障的总纲条款,其“间接主观化”的过程主要依赖立法完成。在直接或间接地主观化的语境下,总纲条款事实上成为储备性的基本权利供给源,由立法者根据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和国家现实需要,不断将总纲中确立的“将来时”的目标和任务转化为公民可请求的主观权利,从而完成总纲和基本权利交互模式的运作。


05


从“乡规民约”到公民道德

——从国家—地方社群—个人关系看道德的现代转型


王小章(杭州师范大学)

冯婷(中共浙江省委党校)

内容提要:

作为一种“地方性伦理”,传统的“乡(村)规民约”之形成、存在、内涵与作用都是与一种特定的社会结构、特定的国家—地方社群—个人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随着现代化进程中社会结构之不可逆转的转型,“乡(村)规民约”也必然逐渐走向式微而成为明日黄花。不过,社会结构性变革在使“乡(村)规民约”从总体上走向式微、终结的同时,也在催生、呼唤着一种新的道德,这种新道德,就是公民道德。公民道德所调节的,是作为越来越直接投身于外部公共社会中的一员、作为国家之公民的个体与其他公民、与国家的关系。


06

“道德人假定”与中国式公益问责的泛道德逻辑

刘威(吉林大学哲学社会学院)

内容提要:

公益问责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法律或权利问题,而是一个具有复杂性和多样性的社会、政治及文化命题。流行理论将公益各方视为边界清晰、目标理性和权责明确的制度化关系,因而公益问责亦依循权利逻辑展开。当我们用西方理论关照中国公益的现实,便会发现理论与实践之间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中国式公益问责的逻辑力量,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公众对公益慈善及其行为主体的“道德人假定”。这一道德预设不仅将公益行动者置于道德镁光灯下,而且使不特定的公众立足于道德制高点,去居高临下地打量公益人士及其行为表现。公众对公益慈善本身及其行动者的德性完美的想象,成为基于道德的公益问责的逻辑起点。当老百姓的道德期待与公益领域的瑕疵两相遭遇时,公众便获得了道德的感召。在集体道德认同的支配之下,由公益问责所引发的集体行动会快速演变为一场轰轰烈烈的群众运动。泛道德的问责逻辑经过群众运动实践往往异化为一种道德暴力。因此,应该通过制度规制,建立多中心协同问责机制,将公益问责的集体情绪和道德感纳入理性轨道,实现硬机制(制度问责)和软机制(道德问责)的平衡。


07

政府回应的是需要还是需求?

——对“送医下基层”的一种解释

郎友兴 、薛晓婧(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内容提要:

在中国,长期以来公共医疗资源投入严重不足,加上配置不合理,这种不合理性主要表现在医疗资源“上大下小”与医疗需求“上小下大”之间的供需矛盾,因而,受到社会的广泛批评。为此,自2012年底以来,浙江省推进实施了“双下沉、两提升”工程。送医下基层是政府对社会的回应,所以,有必要从政府回应性的视角来讨论。基于经验研究,本文指出“送医”不能真正解决公共医疗资源的问题,这主要是因为送医的过程中政府回应本身有局限性,即没有区分需求和需要,使医疗资源错配给了不需要的人。其结果一是资源浪费,二是塑造出不满足的群众,将问题的解决无限延后。事实上,对政府回应而言,其作用的发挥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在回应中须区分需要和需求,以满足需要为前提,抑制需求。


08

社会资本影响个人健康水平吗

——基于CGSS2008的中国经验证据

潘泽泉(中南大学社会学系)

内容提要:

对于以关系取向、伦理本位为特征的中国社会,研究社会资本对健康的影响更具重要的理论价值与实践意义。基于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2008年度的调查数据,通过建立多元回归模型研究中国居民个人社会资本对其健康水平的影响,并具体分析了这种影响的性别、年龄和城乡差异。现有数据为社会资本影响个人的健康水平提供了中国经验证据,体现了西方社会原有解释命题的有效性和中国社会的普遍适用性,即个人社会资本对健康发生学解释具有较强的解释效度和信度,同时也体现了中国经验的特殊性。研究结果显示,中国居民的个人社会资本对健康具有显著影响;个人社会资本的构成性成分对于健康的影响具有差异性;个人社会资本,尤其是网络规模与熟人单位类型,是决定健康水平的重要因素;个人社会资本对健康影响存在着明显的性别年龄、教育水平、社会地位和城乡差异,具有较明显的群际差异性和空间属性。


09

农业与村庄的关系:一个新议题

王萍、刘诗梦(浙江工业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内容提要:

农业与村庄的关系这一古老的问题已经成为一个现代社会“经常性的困惑”,是必须要加以解释的命题。随着农业产业的衰败与边缘化、农业政策的工业偏好与城市偏好以及农业政治意识形态的日趋式微,村庄“农业去中心化”似乎已经成为一种主流。与“去农业化”几乎同时出现的则是农村经济的“后农业式”发展,包括村庄工业化发展、零售、服务业发展,即农业的后生产性,也包括乡村空心化、边缘化等村庄的衰败趋势。农业去中心化以及多样化的村庄发展类型均说明传统的农业与村庄关系正在发生巨变,需进一步评估这种变迁对村庄转型带来的复杂影响以及可能出现的后果。


10

身体的解蔽与超越:主体际性的一种诠释维度

刘文祥(武汉纺织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内容提要:

身体的历史始终无法从思维意识的发展史中被遗弃,某种程度上,意识的发展史是通过身体而获得显现的,与此同时,没有一个单独存在的身体,身体必须在面对其他身体时才能产生我与他人的伦理关系与秩序。身体不断的抗争与反暴力运动反映了在身体的内在中存在着伦理性,即我无法遗忘的对自我与他人的责任与关怀。而将身体中性化或者物理化的做法,最终只是将身体悬置以作为中介要素,并将其填入到某种思想阵地,而这种思想阵地的战乱极有可能成为其投射在世界战场上的一种翻版与复刻之源。身体成为了一种在历史中不断发展与演化的存在者。


11

心智的具身性与整体的人

——解析现代哲学中的具身性思潮

李莉莉(新疆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内容提要:

在由笛卡尔的二元论所引导的近代哲学二元论思维方式中,主体与客体是对立的,认识主体与认识对象被区别开来,人被分解为心灵与身体,并以分裂的方式加以理解。二元论思维方式不仅导致认识论困境、心-身问题困境,也使认识的起源问题成谜。从狄尔泰、詹姆斯、梅洛-庞蒂等人的思想中,可以洞察到一种现代哲学思潮,它在批判二元论思维方式的同时,通过重新解读身体的观念,不仅消解了主-客对立与心-身对立,也消解了作为实体的意识观念,不仅提供了关于认识起源问题的回答,也着力重塑了心智的具身性和人的整体性。


12